打开曹妃甸腾飞的资本“密码”

  证券日报记者 闫立良 见习记者 郭冀川 张晓玉

  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河北唐山曹妃甸夯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核心区和河北省国家级沿海战略核心地位的关键一年。建区九年,自贸区挂牌两年,曹妃甸具备了向更高层次腾飞的基础条件。

  在11月14日公布的《河北省建设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十四五”规划》中,曹妃甸既是对接国际物流网络的关键节点,又是规模化、专业化、电子化大宗商品国际物流中心,同时还要培育引进专业化化工物流企业,担负支持生产企业和物流企业加强物流设施设备建设和技术改造的责任,助力其进一步做优、做精、做专。

  今年,曹妃甸谋划实施亿元以上产业项目463个、总投资5535亿元,其中省市重点项目55个、总投资2095.5亿元。今年第三季度共有38个项目开工建设,总投资225.42亿元,涵盖现代化工、装备制造、现代物流、城市建设等多个领域。

  “好风凭借力”。资本市场对于优化资源配置,推动科技、资本和实体经济高水平循环具有枢纽作用。曹妃甸人在曹妃甸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深切地感悟到了这一点。近日,《证券日报》调研组一行走进曹妃甸,探寻助其腾飞的资本“密码”。

  资本从哪里来

  作为曹妃甸区的“包工头”“街道办”“大管家”,曹妃甸国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曹国控集团”)董事长郑树森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作为政策落实者,我们也在想怎么利用好资本市场,承担起服务好曹妃甸发展的责任。”

  记者了解到,作为唐山市重点国有企业,曹国控集团不仅肩负着服务唐山发展的使命,更承担着曹妃甸的城市运营、产业投资、基础设施配套重任,是开发建设曹妃甸的主力军和排头兵。

  资本是为企业发展提供动力的关键引擎,也成为曹国控集团繁荣地区经济的源头活水。Wind资讯数据显示,曹国控集团成立以来,公司债券发行总额达200多亿元,信用类债券余额151.8亿元。

  郑树森对此如数家珍:“借助资本市场等多融资渠道力量,公司旗下曹发展集团(唐山曹妃甸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已累计完成造地234.23平方公里,路网建设441.18公里,建成工业厂房总建筑面积69.92万平方米,建成住宅、写字楼、酒店等商业房产总建筑面积183.19万平方米。”

  曹国控集团总经理高峡对记者说:“公司成立前期主要是助力曹妃甸基础建设,随着基础设施日益完善,公司也开始转型做市场化业务,最后就要走资本运营平台,把一些比较成熟的项目进行资本化运作。”郑树森表示,“未来集团会规划两到三家子公司上市,我们计划让旗下新三板公司联城科技到主板上市。另外,我们还准备利用自有资金,收购一到两家上市公司”。

  对于如何吸引资本,曹妃甸金融中心主任张为表示,首先是强化银企对接机制,保障曹妃甸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聚集的资金需求;其次是设立金融网点和类金融机构,完善金融组织体系。金融业态的进一步丰富,有利于促进曹妃甸经济发展。

  据了解,曹妃甸目前共有各类全国性金融及地方金融组织46家,区内有唐山本土注册企业577家,累计融资申请金额49.22亿元,完成融资18.42亿元。

  而在此基础上,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中心区域、“一带一路”重要节点,曹妃甸自贸区又是如何利用区位优势,吸引京津资本的呢?

  曹妃甸自贸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徐建强介绍:“当前曹妃甸自贸区建立了‘信用体系+告知承诺’政务服务体系,北京政务服务自助机已在自贸区投入使用,可办理北京政务服务事项179项。良好的协同创新环境,会有效带动京津资本入驻。”

  截至8月底,曹妃甸自贸区已累计新增市场主体3575家,其中外商投资企业98家,完成实际利用外资1.71亿美元,实现进出口额513.79亿元。

  徐建强表示:“曹妃甸自贸区以全市0.25%的土地面积吸引了全市大约70%的新设外商投资企业,超过30%的合同利用外资,接近25%的外贸进出口,成为唐山对外开放的新窗口,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资本到哪里去

  因为曹妃甸港是一个大宗商品、原料、能源原材料的枢纽港口,所以这里也成为京津冀地区重要的能源供应保障基地。

  “曹妃甸港的自然条件很好,岛前最深处达36米,而且不冻不淤,背靠唐山服务京津,自贸区更给港口发展注入了新活力。”在曹妃甸区走访过程中,一谈到港口建设,不论是曹妃甸国控的领导,还是港口或物流园区的工作人员,都把这句话反复提及,自豪感油然而生。

  在参观港口物流园时,曹妃甸物流园区管委会经发局局长姚国军向记者介绍:“港口和贸易好比一辆车的两个轮子,唐山港吞吐量总吨位位于世界沿海港口第二位,其中,曹妃甸港吞吐量去年突破4亿吨,京唐港吞吐量为3亿多吨。尽管吞吐量大,但是收益不高,与天津港相比,唐山港利润空间较小。”

  究其原因,主要是曹妃甸港进出口货物多为大宗商品,比如矿石和煤炭等,收益较低,不如天津港的集装箱货运附加产值高。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曹妃甸港也在想办法补足贸易和航运的短板。

  “现在港口开发已经进行到一半的程度,基本满足当前需求,但是想要继续完善港口的功能,则需要资金的继续投入和支持。我们希望建成综合贸易大港,利用资本力量来扩大港口规模,加速港口的发展。”姚国军说。

  曹妃甸港拥有深水大港和四条铁路(迁曹、蒙冀、唐曹、水曹)的交通优势,又依托唐山钢铁、化工基地和首钢、华润、金隅等国际国内500强企业的产业落地,自2005年第一座矿石码头运营以来,港区货物吞吐量实现了跨越式增长。

  与港口同时升级的还有产业战略升级。曹妃甸自贸区挂牌之日就明确发展高端装备制造,试点数控机床、石油钻采产品等高附加值大型成套设备及关键零部件进口及再制造。

  作为当地“火车头”的曹国控集团,也要借力资本力量从基础设施建设转向产业投资。郑树森表示,公司早期主要工作是吹沙填海等基础设施建设,随着曹妃甸的发展,公司也逐渐将自身定位于城市运营服务商,要在服务民生和产业发展过程中壮大自己。

  具体来看,曹国控集团将做强贸易产业,如立足钢贸产品,在稳固钢坯业务的基础上,向附加值更高的产品拓展;另一方面是培育文化旅游产业,如积极推动龙岛权证办理,挖掘湿地、海岸线、酒店等资源潜力;同时发挥其施工类子公司资质优势,承担起区域基础配套项目建设任务;最后是加快能源产业布局,推进LNG(液化天然气)、大宗物料综合管廊等能源项目。

  “未来五年,集团共计划实施项目53项,计划总投资34.62亿元,助力曹妃甸高质量快速发展。”郑树森说。

  徐建强也表示,未来,曹妃甸自贸区将发挥平台集中的政策优势,聚力推动贸易转型升级新实践,探索“自贸+综保+跨境电商”新模式,加快构建立体化良性发展产业体系,吸引更多国内外资本的关注与投资。

  支柱产业怎么立

  曹妃甸因港而建,由港而兴。港口是曹妃甸最宝贵的战略资源,也是其发展的最大优势和潜力所在。据统计,曹妃甸港年均往来船舶达6000艘次。

  姚国军指着码头的建设图对记者说,目前曹妃甸港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矿石接卸单体港、最大的钢材下水单体港,这些成绩主要来源于唐山这座“钢铁之都”的支持,而正在建设的LNG项目,未来将有望使曹妃甸港成为北方重要的油气能源进口基地和储备中心。

  在曹妃甸港码头走访过程中,唐山曹妃甸实业港务有限公司宣传部干事侯幼安告诉记者,25万吨级的铁矿石货轮在港口码头两天就能完成装卸,铁矿石将通过皮带传送,直接运输到首钢等钢铁企业。虽然有着高效率的自动化装卸设备,但远方的海面上,还有大量船只在等待装卸。侯幼安指着不远处一片深蓝色的海面介绍,那里就是天然海沟,建成的两个40万吨级深水泊位已实现常态化运营。

  除了利用地理优势建设港口实业外,徐建强表示,在土地供应充足的基础上,曹妃甸还计划依靠自贸试验区的政策,开展钢铁全产业链绿色创新研究,推动高端装备制造及再制造产业聚集发展,发展国际能源储配贸易,开展成品油和保税燃料交割、仓储,建设LNG储运设施。

  “目前我们正在推进国家进口高端装备再制造产业示范园区申报创建工作,促成了通益机电公司与首钢京唐、长城汽车等企业合作,新建两条镀铬轧辊制造和再制造进口生产线,实现了废水、废气处理的近零排放。”徐建强说道。

  曹妃甸不仅有密集的钢铁产业链企业,还有众多化工和装备制造企业,并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内外循环产业链条,成为了地区的支柱产业。

  三友化工工作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公司利用曹妃甸海水淡化项目,创立的“两碱一化”循环经济模式,既解决了环保问题又创造了经济效益。

  “海水淡化项目是曹妃甸重点发展的循环经济项目。”曹国控集团副总经理、唐山曹妃甸北控海水淡化有限公司董事长杜进军介绍,海水淡化产生大量含盐度极高的浓海水,直排入海会危害生态,而浓海水正是纯碱生产的原料之一。

  与三友化工不谋而合,三孚股份同样在打造具有公司特色的化工行业绿色循环发展新路。三孚股份董秘刘默洋表示,公司本着绿色环保的发展理念,建立了“两硅两钾”产能协调联动,形成了产品互相支撑的循环产业链条。

  除了在化工行业有多家翘楚公司外,在装备制造领域,唐山还有一个“小巨人”——汇中股份。作为以技术起家的科技创新型企业,汇中股份董秘冯大鹏告诉记者,公司已经掌握了超声测流领域的核心技术,搭建了汇中超声测流产品智能制造平台。

  在对这些企业的调研中,他们都谈到了曹妃甸建设给公司带来的助力,港口兴建带来便捷的航运交通,自贸区建设给企业走出去提供了新的思路。得益于曹妃甸发展的带动作用,越来越多化工与装备制造企业在当地落户,而这不仅没有带来竞争加剧,反而在当地企业整合与协同、打造更大的循环产业集团军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自贸牌怎么打

  栽好梧桐树,自有凤凰来。曹妃甸的建设,除了需要企业脚踏实地和资金的大力支持外,还需要良好的营商环境为企业和资本的落户提供沃土。作为河北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先行者”,2019年8月31日中国(河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曹妃甸片区(下称“曹妃甸自贸区”)挂牌成立。

  从成立之初,曹妃甸自贸区的一个重任就是引进优质企业。在自贸区33.48平方公里范围内,不仅要服务进出口贸易企业,还要依托曹妃甸港和唐山市的产业基础,重点发展国际大宗商品贸易、港航服务、能源储配、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

  徐建强向记者介绍,自贸区坚持“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两年来已累计推广了193项改革试点经验落地。如自贸区探索了保税状态下的货权转移、区块链下的仓单质押等金融创新,不仅提高了进出口贸易的效率,还与港口的产业深度结合。在这一过程中,突出了“走出去,引进来”策略。

  “走出去”意味着让自贸区内企业走向国际舞台,中铁十六局的一个盾构机高端装备再制造项目,便从北京搬迁到曹妃甸自贸区。一方面是曹妃甸紧邻北京方便专业技术人员交流,另一方面有港口之便,可以大大提高盾构机这种大型装备的进出口运输。

  “盾构机有些零部件需要从国外进口,产品生产维修完善后又要出口到其他国家。为了提高进出关效率,我们就将车间变成一个保税库,人员进出遵循自贸区原则,产品更是走保税的高效流程,省去了大量进出口报关手续。”徐建强介绍,虽然曹妃甸自贸区寸土寸金,但还是保留了相当面积的土地用于实业开发。

  而“引进来”则主要是吸引与本土产业链相关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如一家意大利冶金装备制造企业就落户在曹妃甸自贸区,为唐山的钢铁企业带来了国际先进的冶金装备技术。徐建强介绍,曹妃甸通过筹建技术服务中心,探索出了一种全新的钢铁行业人才服务模式,搭建了国内外人才交流的平台,辐射唐山众多钢铁企业,提高了国际人才的流动效率。

  唐山本地的钢铁、化工产业密集,从曹妃甸港进口的大量铁矿石、木材、石油等资源很大一部分被当地企业消纳,但一直以来,曹妃甸并没有一个正式的大宗商品贸易平台。

  为了服务港口和当地产业,曹妃甸自贸区也积极推动大宗商品贸易平台的建立。首先是通过发布中国电煤采购价格指数(CECI)曹妃甸指数、铁矿石曹妃甸价格指数,使曹妃甸成为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锚地,同时,“河北自贸区大宗商品交易中心”也已正式落户在曹妃甸自贸区。

  徐建强自豪地说:“曹妃甸自贸区天然就适合发展港口金融贸易,线上交易双方可以直接看到货物输送到工厂去,这种先实现线下资源打通,再搭建线上交易渠道的方式,大大降低了虚假交易和物资炒作等金融风险。”

  后发优势有哪些

  相比河北自贸区的其他几个片区,曹妃甸自贸区的优势很明显,它是河北地区唯一临海的港口自贸区,同时拥有成熟的钢铁和化工产业链,并且正在引入、培育石油炼化等新鲜血液。

  在拥有先天优势的同时,曹妃甸自贸区自身的不足也很明显,产业集中在重工业,科技创新能力薄弱。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曹妃甸也开始重点培育本土的科技型企业,而联城科技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联城科技于2020年7月份在“新三板”挂牌,与华为公司、宁波智能制造产业研究院合作,陆续实施了智慧校园、无线城市、雪亮工程、云计算中心、工业互联网、教育云等十几个项目,为建设智慧曹妃甸做出了积极贡献,也凭借曹妃甸项目经验,正向全国市场进发。

  联城科技董秘杨海涛告诉记者,作为新兴的城市,曹妃甸区在智慧城市建设上有更多的发展空间和布局潜力,这就为此类企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随着曹妃甸大学城的建设逐步完善,不仅为公司发展提供了人才资源,也为曹妃甸创造了产学研合作基础。

  留住人才,聚合人气,可以说是大多数港口城市的重任。在此次走访中,曹妃甸国控的工作人员就此介绍,近几年曹妃甸积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不仅为引进的高端人才建设了专家公寓和多个生活小区,大学城也陆续引入了十余所学校。

  “这里的主马路,几年前晚上很难见到人,但现在周边已经开设了不少夜市,老人与孩子的身影也越来越多了,使这里更有家的味道,而不再只是一个港口工业区。”曹国控集团计划财务部部长李立勇指着集团门口的通岛路对记者说。

  李立勇介绍,曹妃甸建区之初就吸引了像他这样的一批人。随着曹妃甸发展速度加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有了扎根曹妃甸的打算。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区域和产业经济研究部综合处处长窦勇表示,曹妃甸自贸区要充分发挥自贸区开放窗口和开放高地的作用,汇聚全球要素,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发展,这其中要注意定位和功能的协同互补,既充分发挥自贸区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作用,又发挥周边地区对自贸区的支撑作用,实现共享、共赢协同发展。

  立足渤海湾,曹妃甸港依托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已经实现了有效的国际互通和全球资源配置。而在商品贸易通道基础上,若利用好自贸区政策,实现商业、金融模式创新,则科技的力量更易凝聚和发挥,这正是曹妃甸的核心优势。但如何做好自贸区制度创新,在北方地区重工业升级中起到积极助推作用,将影响力不仅辐射到周边地区,更向内陆和周边国家延伸,则是曹妃甸自贸区面临的一大挑战。

  “放眼‘十四五’,曹妃甸作为国家首批循环经济试点产业园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国家级石化产业基地、曹妃甸综合保税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国家智慧城市试点等重大战略的承载地,发展潜力巨大,曹国控必将首当其冲,在服务唐山高速发展,特别是沿海经济带、一港双城建设中奋力走好新时代赶考路。”郑树森满怀期待地说。

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芒果家园 » 打开曹妃甸腾飞的资本“密码”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