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大省如何把牢“外防输入”红线?

  全球货物吞吐量最大的宁波舟山港,维修产值约占全国40%的外轮维修基地,远洋渔获接卸量位居全国前列的远洋渔业基地……丰富的海洋资源是“蓝色浙江”发展的潜力和优势,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也给海港疫情防控带来巨大的挑战和考验。

  海洋大省如何严守“外防输入”的红线?支撑经济社会发展和有效防控疫情的平衡怎么把握?防疫过程中如何做好以“人”为核心的文章?

  近期,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走访港口码头,随行引航一线,看浙江面对点多、链长、面广、量大的海港防控形势,何以交出兼具“力度”和“温度”的答卷。

  船多、货多、人多,海洋大省经受考验

  四艘超大型集装箱船齐整靠泊,桥吊和集装箱卡车娴熟配合,有条不紊地进行货物装卸……作为全球货物吞吐量最大的宁波舟山港的核心港区,梅山港区码头上一派忙碌作业景象。

  浙江省交通运输厅统计数据显示,宁波舟山港今年上半年完成货物吞吐量6.23亿吨,同比增长9.5%;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607万标准箱,同比增长21.3%,主要生产指标取得喜人成绩。

  “不仅是海港业务繁忙,浙江还是全国最大的外轮维修基地和远洋渔业基地,去年外轮维修产值占到全国40%左右,远洋渔获接卸量近百万吨。”浙江省交通运输厅港航处处长苗永生说,“可以说浙江海港的特点是‘船多、货多、人多’”。

  大量国际船舶和货物进出为畅通国际物流通道,保障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需求提供了重要支撑,但同时也给守牢“外防输入”的关卡带来严峻挑战。

  2020年3月,宁波舟山港检测出全国首例抵港外轮疫情,7名外籍船员核酸检测呈阳性,部分船员症状严重。一时间,省内平稳有序的疫情防控形势再次紧张起来,人们的目光聚焦在这艘特殊的货船上。

  “说实话,我们没有相关处置经验可以参考借鉴。”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宁波梅东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安全卫环部主管朱尚隆说,“完全是依靠对防控疫情的责任感以及对病毒科学认识的基础上,逐步摸索出处置方案”。

  如今,这套不断完善优化的闭环处置经验已经固化为制度性经验。在全省海港日均在港国际船舶400余艘、国际船员8000余人的情况下,浙江已累计处置超过60起抵港外轮疫情事件,妥善救治涉疫船员210多人,未发生一起由输入性疫情造成的关联病例。

  除了国际运输船舶,以舟山为重心的外轮维修业务和远洋渔船接卸及船员换班同样给疫情防控带来不小压力。

  “以船员换班为例,舟山累计完成换班4.3万余人,数量占到全国约15%。”舟山市港航和口岸管理局党委委员锁旭东说,对舟山这样一个旅游城市来说,协调本就紧张的宾馆资源作为隔离场所难度不小,但通过港航、海关、海事、边检“四联审批”和专班转运等制度,当地在做到“应换尽换”的同时,未出现一例船岸交叉感染。

  有效防控,抓住全链条四个关键

  “国外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海港防疫这根弦就必须时刻紧绷。”浙江省交通运输厅港航处处长苗永生认为,取得目前防控成效,离不开抓住关口前移、联防联控、数字赋能、闭环管控四个关键。

  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健康码”在国内疫情发生之初曾发挥重要作用,而靠泊浙江港口的外国货船同样有专属的“国际船舶健康码”。

  “根据船舶船员换班情况、挂靠港、船员健康状况等信息,外轮使用红、黄、绿三色健康码,并制定针对性的引航接靠方案,实现分类管理、分级防控。”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生产安全部高级主管宋电瑞说。

  同时,所有抵港外轮必须提前申报船员健康信息,14天内有境外换班经历的应提供相关行程信息,以及在我国驻外使领馆指定机构进行的核酸检测报告。

  “通过国际远端防控,筑起了预研预判的‘烽火台’,从而实现了早跟踪、早准备。”苗永生说。

  港口生产作业涉及多个部门,有效协同、联防联控直接影响到疫情防控的效率和效果。浙江从省级,到沿海地市及区县同步建立相应专班机制,整合涉海、涉港、涉疫、涉外等部门力量,实现综合会商、快速联动、信息共享。

  舟山市综治中心指挥大厅中,多路视频将渔港、修船厂等重点区域的实时情况传回,现场工作人员通过切换画面可以清晰看到现场情况。

  舟山市港航和口岸管理局江海联运协调处处长俞韶华介绍,该视频监控平台于去年12月开始启用,目前接入的908路视频覆盖了船舶梯口、开放码头、隔离点等区域,工作人员可以通过高清监控检查作业人员口罩是否佩戴到位,人员有否出入限定区域等。

  “虽然平台需要人员24小时轮班值守,但数字赋能疫情防控无疑大幅提升了重点区域的监督管理能力,以及降低了人员现场巡查的风险。”俞韶华说。

  近期,国内部分海港口岸、国际机场等交通枢纽先后发生输入性疫情,暴露出疫情防控的短板漏洞。业内人士认为,应进一步强化落实重点人群的闭环管控,切断可能存在的疫情传播链。

  “外轮换班船员以及引航、捆扎等岗位工作人员全部实行专车接送、集中隔离、定期检测观察等措施,同时规范做好转运交通工具、人员通道消杀工作,杜绝因主观疏失造成的疫情传播。”苗永生说。

  “力度”兼具“温度”,逆境凸显担当

  距离从舟山惠群码头出发已近两年时间,这次出海,润达618号渔船船长邹海光带领28名船员远至秘鲁、阿根廷捕捞鱿鱼,收获满满。渔船缓缓向岸边靠拢,他和船员站在船舷上,急切地望向陆地。

  尽管归乡心切,邹海光和船员们还是必须严格遵守相关防疫流程:将行李统一放置进行喷淋消杀,逐人登记健康信息,通过专用通道完成边检、海关的查验……完成以上程序后,乘坐专用大巴前往指定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

  “远洋渔船的船员作业十分辛苦,回国后出于防疫需要不能马上回家,因此对他们的暖心关怀很重要。”舟山市海洋与渔业局远洋渔业处处长张鸿宾说,“在隔离点内,工作组及时开展船员心理疏导和关心关爱活动,稳定换班船员的情绪。”

  万邦船舶重工(舟山)有限公司的船坞内,工人正在维修一艘20万吨级的散货船。通常,进行除锈、喷漆等环节的常规修理需要20天左右,期间外轮船员全部在船上生活。

  “一方面,我们对上船作业的工人进行严格管控,禁止进入船员生活区,在打疫苗的基础上增加核酸检测频次,另一方面,对一些船员突发情况也本着生命至上、以人为本的原则进行妥善处置。”万邦船舶行政总监王海玲说。

  一次,一名俄罗斯籍船员核酸检测确认为阳性,按照相关处置流程,他进入指定医疗机构进行救治。相关职能部门和船厂企业有序配合,在积极帮助治疗的同时让他感受到来自异国的温暖。治愈后,该船员对中国的人道主义救援和应急处置机制连连赞叹。

  在复杂多变的疫情防控形势面前,引航等重点岗位上基层工作者知难而进,尤其是党员冲锋在前,党员的先锋示范和担当作为在防疫一线得到充分体现。

  “去年3月发生第一例外轮涉疫事件后,我们第一时间成立了引航专班,专门负责引领中高风险的货船。”宁波大港引航有限公司总经理鲍冯军说,“这个岗位面临很高的风险,尽管采取的是自愿报名方式,但党员全员报名,加上其他踊跃报名的引航员,总人数超过预定的50人。”

  宁波舟山港71号引航员李梁,就是被称为“海上国门”防疫一线中的一员,“引航就是把计划靠泊我国港口作业的外轮从外海引到内海,接卸作业完成后再引出外海的工作,好比是船舶进出港口的‘眼睛’和‘耳朵’。”

  夏天船舶甲板温度可高达六七十摄氏度,加上防疫需要,必须穿戴防护服、护目镜、口罩、鞋套等全身设备。李梁说:“有时从外锚地引航危化品船甚至要长达十几个小时,为了确保防护有效,必须要减少饮水和进食。”

  疫情发生至今,宁波引航站150多名引航员已经轮班组成了超过48批次引航专班,累计达2200多人次,共引航船舶超1.9万艘次。

  梯口管控、货物消杀、核酸检测、废弃物处理……在更多的岗位上,无数一线工作者用自己的坚守和付出,共同携手将这张海上防控网织密。

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芒果家园 » 海洋大省如何把牢“外防输入”红线?

分享到: 生成海报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